页面载入中...

村上春树反对以自己名字设文学奖

  针对保护与开放的矛盾,王旭东介绍了“敦煌方案”,即“总量控制+网上预约+数字展示+实体洞窟”的开放模式。

  王旭东还披露,“数字敦煌”项目已经完成200多个洞窟,“这是最能够让敦煌文化走出去的一个资源,只有在数字时代、信息化时代,我们才有这样的条件。现在洞窟高清图像实现了全球共享,这在文博界是非常少见的”。

      青年作家、《当代》杂志编辑石一枫对北京文学的发展充满新意,他表示,这些年中国人对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时光飞逝、变化巨大”的感觉,在北京是最集中的,几乎所有将变未变的苗头总是在北京先出现。这种“苗头”正是北京作家写好北京、写出历史真实、历史深刻性得天独厚的题材优势,这也使得北京依然生长出更多的优秀的文学。

      从自己在北京的亲身经历切入,压轴出场的青年作家文珍谈到了自己作为文学创作者与北京这座城市的“爱恨”,从作家的主体角度来看未来的文学,认为作家要有责任记录人和时代、人和这些命运的洪流,也为这场论坛落下一个铿锵有力的句号。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村上春树反对以自己名字设文学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